您的位置: 單機 > 原創 > 專欄
最新原創 遊戲評測 觀點投票 專欄 節目
  • 在很遠的地方,有一座名為“冠軍島”的奇妙島嶼,這裏人頭攢動,那些平常只出現在神話故事中妖怪、神明,以及凡間眾生在這裏齊聚,享受着各項“運動賽事”所帶來的繁榮與和平。而在今天,忍者打扮的三色貓“Lucky”,為了成為新的挑戰者,在撐船人的幫助下遠渡重洋來到了這座島嶼。隨着一段製作精良,你被快速拉入了一個可愛且充滿日本童話氣質的世界。這是谷歌的免費網頁遊戲,《Doodle》中的第一幕,同時也是我錯過了東京奧運會開幕式的根本原因。 2021年7月23日,晚上8點,遲到了整整一年的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終於在東京國立競技場舉行,但讓人感到有些諷刺的是,這次盛會的標題中,依然掛着“2020”這個象徵着混亂、痛苦和悲傷的時間。 2020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非常慚愧但是,作為一名生來就與運動無緣的碼字人,我在通常情況下,並

    2021-07-24 21:43:38
    0 伊東
  • 毫無疑問,2021年的東京奧運會,必然不會是史上最成功的奧運會,也不一定就會是史上最拉胯的奧運會,但一定會是史上誕生樂子最多的一屆奧運會。在因為新冠疫情而不得不延期一年舉辦後,日本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已於北京時間今晚19時整,在東京新國立競技場正式舉行。但想必很多在看這篇文章的讀者都和我一樣,明明開幕式過去了,卻依舊沒有感受到多少奧運會的氛圍,反倒是近來各種有關東京奧運會的迷惑新聞,成為了我們飯後閒聊時,必不可少的樂子。東京奧運會對外宣稱耗時五年舉辦,是一次彰顯日本國力,企圖實現“奧運外交”的重要活動。但就目前各國運動員和媒體從現場發回的報道來看,不知道日本奧組委是不是把這五年多的時間,都用在了發佈會時的鞠躬上。日本疫情的加劇,毫無疑問是阻撓本次奧運會正常舉辦的元兇之一。截至開幕式前一天的7月22日,日本東京都在

    2021-07-23 21:00:23
    0 萬物皆虛
  • 如果你是最近剛去參加過B站舉辦的BW2021的玩家,想必應該對現場參展的大量國產獨立遊戲印象深刻,其中除了不少B站自己代理的獨立遊戲外,一些受邀而來的獨立遊戲團隊,同樣在現場吸引了不少玩家的關注。趁此機會,我們也有幸採訪到了獨立遊戲《默途》的製作人姜江,和他聊了聊《默途》這款作品的開發經歷,目前的處境,以及一些對國內獨立遊戲開發環境的看法。 Q:能不能先請您向我們大致介紹一下《默途》這款遊戲?A:《默途》是一款基於物理的動作解謎平台遊戲,我們也是受到《LIMBO》和《INSIDE》的啓發,才去做了這款遊戲。整體來説,這是一款輕劇情、重操作、重解謎體驗的作品。與其他同類作品不同的是,遊戲中雖然沒有任何操作引導,也沒有任何對話和文本來推進劇情,但《默途》本身是一款非常注重劇情演繹的作品,我們有一套非常完整且龐大的世

    2021-07-23 13:43:34
    0 廉頗
  • 對於喜歡日本動畫的網友而言,每到7月,就意味着一大批日本新番動畫,將會和觀眾見面。今年的7月也不例外,在不少B站UP主的“專業”分析和吐槽下,網友對今年7月新番動畫有哪些,心裏大抵有了數。而在7月新番那一長串動畫列表裏,有一部動畫,可以説在開播前,就吸引了一大批網友的關注,這架勢,可以説是對“7月霸權番”的名頭勢在必得。這部動畫,就是由京都動畫(以下簡稱京阿尼)製作出品的《小林家的龍女僕S》。説起“小林家的龍女僕”系列,2017年1月在B站上映第一部動畫後,便廣受好評,並且很快獲得了一大批國內網友的青睞。目前,《小林家的龍女僕》的第一季動畫,在B站評分高達9.7。與它高評分相對的,則是更為恐怖的播放量。作為一部5年前的老動畫,《小林家的龍女僕》在B站的累計播放量,已達到2.7億,可以説是“巨無霸”中的“巨無霸”

    2021-07-22 18:33:16
    0 店點
  • 如題。7月18號下午晚4點半,上海國際電競文化中心,《夢幻西遊》手遊,武神壇巔峯聯賽S2決賽,我在場。 説出來你可能不信,筆者作為一個夢幻的半路人,居然在最後的絕殺時刻,和現場所有的觀眾們一樣,手心裏攥出了一把汗。誠如賽後冠軍專訪中的一位賽事負責人所説,《夢幻西遊》這個遊戲,在“出人意料”這一點上,從來都不會讓玩家感到意外。手遊屬於一脈相承,自然亦是如此。起先,我覺得這是來自概率學的獨特魅力,相信每個夢幻玩家都會承認這一點。遊戲中的每一次暴擊、神佑、笑裏、“抖”,雖然都是打在虛擬角色的身上,但無論帶來的是狂喜還是不甘,這些技能的結果,最後都直勾勾地寫在了所有人的臉上。在搶三絕殺局的最後一刻,前一秒還在聲嘶力竭的花好月圓戰隊粉們,深深地陷進了椅背裏。就坐在他們身邊,我望向他們的目光,裏面有着失望。這其實是我長久

    2021-07-22 17:13:59
    0 太空棕熊
  • 《懲戒魅魔》在我的Steam遊戲庫中,大概躺了已有近一年的時間。粗略回憶一下,那是一個平淡無奇的工作日午後,通過工作羣日常的福利發放(隨機遊戲key),我得到了這款僅看封面和標題,就能知道核心賣點的遊戲。遊戲封面上“胸器逼人”的魅魔形象,加上商店頁面各種刺激雄性荷爾蒙分泌慾望的截圖,讓我對這款遊戲不禁浮想聯翩。但由於種種原因,當時我並沒有試玩這款遊戲,它也很快被我遺忘在Steam庫存的角落裏,似乎永遠不再可能被關注到。 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在經歷了一年時間的“卧薪嚐膽”後,這款發售初期籍籍無名的遊戲,會突然成為Steam上的爆款。在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裏,遊戲的銷量迎來暴增,好評率也一路攀升到了92%,甚至一度登頂國區Steam銷量榜的榜首,成為被萬千LSP們討論的焦點。 但就在今天,這款風頭正盛的《懲戒魅魔》

    2021-07-21 21:00:49
    0 萬物皆虛
  • 老實説,我其實真的不喜歡提到IP這個詞,但奈何不了過去五年的手遊圈子裏,到處都寫滿了這兩個營銷味十足的英文字母。這種不情願,是多方面的。一來作為一個玩家,自己確實已經鑑賞了足夠多的“IP授權大作”,不誇張地説,其中大部分都給我留下了不小的心靈創傷。二來作為一個遊戲人,手遊對於IP商業模式的瘋狂依賴,幾乎直接摧毀了我個人對於電子遊戲的信仰。 圖源:伽馬數據這讓我不得不向事實低頭——在社會大眾的視角之下,遊戲作為一種強商業屬性的文化載體,是殘缺的,是不完整的。它嚴重缺乏屬於自己的內容表達,並且在文化創作上沒有自由,更沒有自信。不過這個消極的看法,在我又一次不信邪地試玩了兩款“同途殊歸”的IP授權手遊之後,發生了一次質變。甚至又讓我對於IP手遊的可能性,產生了一絲新的期待。既然標題上提到了暗黑這兩個字,那大家多少都

    2021-07-21 16:37:42
    0 太空棕熊
  • 現今電子遊戲已經是一個越來越豐富的文化載體,許多遊戲現在都傾向於去為自己建立一個完整的世界觀。在構建世界觀的時候,無論如何都繞不過去的,便是這個世界的歷史。歷史是這個世界從何而來、為何如此的歷程與見證,不管遊戲中的歷史是架空的還是從現實歷史中取材的,都將帶有一種由時間沖刷出來的魅力。3DM為此建立了一個遊戲歷史學的小專題,這個專題將從遊戲出發,分析、挖掘和探討在這些遊戲背後的歷史,聊聊那些隱藏在故紙堆中的故事。恰逢《全面戰爭:競技場》將在新版本中推出關於斯巴達克斯以及他的起義軍的內容,藉由這個機會,本專題的第一篇文章,就來和大家聊聊羅馬共和國時期的斯巴達克斯起義及其背後的文化和歷史。 斯巴達克斯起義在整個古代世界史上都可以説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反抗鬥爭,這場由逃亡角鬥士發起的起義戰爭無論是過程還是結果都充滿了傳奇色

    2021-07-21 11:21:50
    0 Marvin
  • 遊戲元素的多元化,是當今市場不可規避的發展趨勢,由單一內容下沉的硬核化遊戲模式,正逐漸被多元素交融的玩法所替代。從傳統射擊遊戲,到融合了技能、戰術動作、CQC等現實與非現實元素的集合體,正長期以火熱的形式席捲傳統業界,無論是《守望先鋒》拿下了TGA年度遊戲,還是《軍團要塞》《星際戰甲》長期霸佔Steam在線人數榜的例子,都在為這一事實佐證,玩家對於多元化射擊遊戲的需求,也愈發迫切。相比傳統射擊遊戲,更多的元素,意味着更多的可行性,推翻曾經被視為必需品的精度與極致的反應力,正是這類遊戲的目的。創造一個輕鬆娛樂的氛圍,讓玩家擁有更多元化的職業選擇,讓任何人都能參與其中,是他們的信條。不追求極致的深度,也不放棄遊戲的可玩性,達到易上手難精通的特質,這就是《T3》想要在移動端為同類產品延續的新思路。説起來容易,可平衡門

    2021-07-20 19:58:06
    0 廉頗
  • 兩個月前,我回老家探親,帶着五年級的侄女出去玩。天氣還沒入暑,我領着侄女去看城外的江。因為我很喜歡看江,所以希望她也喜歡。我在家族同輩中排行最小,向來是個“弟弟”。侄女卻在她的同輩中排行最大,隱隱有“大姐”身份。每年侄女的生日、兒童節和新年,我都會送她一份禮物,有時是她想玩的玩具,有時是她想讀的童話,有時是她提出的其他要求。我並不特別慣她,只是不喜歡用教訓孩子的口氣和她溝通,可能是因為我的禮物,或者我對她表現出的尊重,又或者兩者兼而有之,總之她一直和我很親。我帶她看江,其實不只是為了看江,主要是想打探她在學校的狀況。這個年紀的孩子,有可能會遇到一些不方便和直系親屬説的煩惱,再次她的家長也不一定有耐心和她溝通。但我的旁敲側擊還沒開始,就被侄女打住了。她問我“小叔,你暑假回不回來?”我下意識地回答“我沒有暑假。”

    2021-07-20 18:24:19
    0 木大木大木大
  • 和往常每年這時候的新聞一樣,由2K Games出品的籃球遊戲——“NBA 2K”系列,在最近終於如期公佈了系列最新作《NBA 2K22》的上市日期、定價以及不同版本的封面人物效果圖,作為恰逢NBA 75週年推出的系列全新作品,再次引發了系列遊戲粉絲,以及廣大NBA觀眾的關注。 全新的《NBA 2K22》將繼續登陸目前幾乎所有的遊戲平台,包括前世代的PS4、Xbox One、Nintendo Switch和PC,以及本世代的PS5、Xbox Series X|S。目前,遊戲一共公平了三個版本可供玩家選購,分別是登陸前世代平台和PC平台的標準版,同時包含前世代和新世代遊戲數字標準版的跨世代數字同捆包,以及專為NBA 75週年打造,登陸上述所有平台的《NBA 2K22》NBA 75週年紀念版。 當然,對於那些“NBA

    2021-07-20 17:00:27
    0 廉頗
  • 我看了一場發佈會,你知道的,就是前天晚上TapTap舉辦的那場。這是一場有趣的發佈會。有趣的地方在於,你能夠從登場的每一個遊戲中,看出屬於TapTap的“野心”——這個年輕的公司,正在將自己的Slogan“發現好遊戲”,一步一步地變為現實。而由心動代理髮行的《傳説法師》手機版,正是這個“野心”中的一環。當然,這裏用“代理髮行”來形容心動所負責的工作,大抵有些不太貼切——要知道,《傳説法師》手機版的移植開發工作與全新加入的功能,都是由心動親自完成的。這是件有趣的事情。有趣的地方在於,心動並不只是單純地將《傳説法師》給移植到移動端平台,而是在移植的過程中,還聽取了玩家們的訴求,加入了一個全新的功能——局域網聯機。也許,這聽起來並沒有什麼——你認為這只是一個小改變,但如果你曾經關注過《傳説法師》的話,那麼就一定會明白

    2021-07-19 17:39:38
    0 銀河正義使者
  • “格鬥遊戲”。這是一個每次談起,都會讓我眉頭皺得比上次更深的遊戲類型,不過原因並不是我對它有什麼偏見,而是因為它似乎正在離我們越來越遠。這還真不是我在危言聳聽,不信我們可以看看去年TGA上,“年度最佳格鬥遊戲”的候選名單:《碧藍幻想versus》《真人快打11》《街頭霸王5:冠軍版》《一拳超人:無名英雄》與《夜下降生Exe:Late》。 我並不是想説其中哪款遊戲不行,但兩款冷飯,一款漫改加一款衍生的陣容,實在很難用“年度”來衡量,“王道類”新作的缺失,導致整個名單看上去“拼湊感”極強,很難讓人不去和整個遊戲類型的落沒,聯想到一起。如果光從遊玩性質上來説,傳統的“格鬥遊戲”在很多時候,追求的是極致的個體強大,不光要求玩家深入瞭解遊戲中每一個設計、更需要擁有不斷挑戰自我極限的“韌性”,心理和思維上的清晰,以及時刻相

    2021-07-19 15:33:21
    0 廉頗
  • 一個小時二十六分鐘二十秒,這是二零二一年TapTap遊戲發佈會的總時長。而我一秒不落地看完了這場發佈會。一般來説,我很少會去關注這些發佈會。我覺得它們冗長,並且欠缺效率——你知道的,第二天起牀看一眼各大媒體的彙總,然後再挑幾個自己感興趣的回放一下,更加方便的同時,也能夠省下不少的時間。但二零二一年的TapTap遊戲發佈會,是個例外。 成為例外的原因很簡單:第一,自然是我確實有幾款很感興趣的遊戲,出現在了預告中——像是每一個戰棋愛好者都會感興趣的《代號:SSRPG》,又像是對廣井王子最近動態稍有了解就能夠猜出個大概來的《宿命迴響》,以及那個中文互聯網上最神祕的二次元遊戲《霧境序列》;第二,則是我確實想了解一下TapTap的現狀,從創立到現在,這是TapTap的第五年,我想知道那個“發現好遊戲”豪言,是否得到了實現

    2021-07-18 22:07:27
    0 銀河正義使者
  • 作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中國擁有悠久到上下足足五千年的文化傳承,誕生出了無數精妙絕倫的器具和工藝。四大發明中火藥的發明,完全可以説是“修仙”科技樹被點歪,反而陰差陽錯地推動了時代向前發展。而科學技術百花齊放的中國古代,當然不只有四大發明,神乎其技的木工技藝同樣出彩。在如今的大量藝術作品中,古代木工技藝成為了創作者的心頭好,隨着創作者放飛的想象力,古代木工技藝在藝術創作中的模樣,不僅等同甚至還超出瞭如今的高精度機械製造。 在經典的國產動畫系列“秦時明月”中,木工機關在初期的很長一段時間中,對劇情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於是,在董仲舒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後,漫長歲月中銷聲匿跡的“墨家”,也隨着“兼愛”“非攻”等觀念,來到了當代年輕人的視野之中。當然,是帶着點科幻,或者説奇幻色彩的“迴歸”。國產動畫系列“秦時明月”中

    2021-07-16 18:28:19
    0 廉頗
  • 顯而易見的是,開放世界手遊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會是國內外遊戲開發商最為看重的藍海之一。與傳統意義上,運行於遊戲主機或者PC端的3A級大型開放世界遊戲所不同,移動端的開放世界手遊,從某種程度上來説,更像是一種融合了傳統開放世界遊戲設計思路,以及移動端遊戲碎片化體驗方式的全新品類。 受限於移動端硬件水平和玩家遊戲習慣,目前大多數廠商在考慮開放世界手遊時,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儘可能將遊戲的場景做大,通過在地圖大小上極致的“內卷”競爭展現自身過硬的技術實力。然後往其中大量填充零碎的遊戲內容,來讓玩家在手遊中高強度“運轉”。雖然這樣的做法看起來無可厚非,但在體驗過這樣的遊戲後,玩家很容易就能發現其樂趣非常有限,地圖雖大,但空曠乏味,任務雖多,但重複性極高,絲毫體現不出開放世界遊戲的樂趣。顯然,玩家真正需要的是

    2021-07-16 13:53:23
    0 廉頗
  • 公元766年,郭昕奉命巡撫河西、安西等地,從此一去不歸。這不是一個在歷史書上常常被提起的名字,甚至於他的確切生卒年份至今也已經無據可考。大家只能夠憑藉一些已經發生的事情猜測,這個人可能死於公元808年。那一年,吐蕃攻陷龜茲,曾名震一方的大唐安西都護府,徹底埋於漠西的黃沙之中。同樣被掩埋的,還有郭昕與他的一眾白頭兵的故事。 故事開始於天寶十四年,即公元755年,這一年,安史之亂爆發,為了平定叛亂,鎮守邊疆的軍卒包括安西、北庭等地的精鋭邊防軍都被抽調回內地平亂,只留下了數千士卒。一心平叛的唐皇庭不會想到,隨後數年間,吐蕃便接連攻陷了河西走廊、瓜州、安息、河煌六郡十一州、隴右等地,將西域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而安西都護府諸鎮以及留守的士卒,從此幾乎音訊全無。十一年後,郭昕來到這裏,成為了新的安西節度使,聯合當時的北庭節

    2021-07-16 10:20:19
    0 Marvin
  • “蝙蝠俠不願給人表演口技。”就在上個月裏,這個光聽上去就不怎麼正經的“口號”,突然成為了外網最具熱度的話題之一。而且這個話題的主角,還真不是什麼打着“正義聯盟”名號,拍出來的成人電影,這個“蝙蝠俠”,指的確實就是我們最熟悉那個“黑暗騎士”。 事情的起因,來自6月中旬,美國娛樂界最大的娛樂週刊《綜藝》(Variety)的一篇報道,在這篇文章中,動畫《哈莉·奎茵》主創團隊中的核心人物,編劇兼製片人,賈斯丁·哈爾彭(Justin Halpern)對記者透露了一些他們在創作該動畫劇集第三季劇本時,碰到的一些小“花絮”。根據賈斯丁所説,在他們最初決定好的第三季劇本中,本有一次蝙蝠俠和貓女間“不可描述的互動(口技)”,但這個方案卻遭到了DC方面的否決,並給出了一個非常簡單的理由——“英雄不會那麼做”。而當賈斯丁詢問DC高層

    2021-07-15 18:46:19
    0 伊東
  • 家人們,咱們閒話不多説。《永劫無間》, 一個字:火!菜狗杯,兩個字:總監牛逼!有懂的玩的,預祝單排、三排頓頓吃雞;有來看比賽的,公屏喊句666,一起圖個高興;還沒搞清楚情況的,那你可有福了,建議直接關注菜狗杯,海選賽走起!歡迎收看由國內知名遊戲製作人、行業關鍵意見領袖、3DM儒雅總監——“這是盧”,為大家帶來的非官方,但跟官方有的一拼的,説是水友賽,但卻完全不水的,主要由人民羣眾和人民幣自發組織的,《永劫無間》民間帶比賽——菜狗杯! 菜狗杯,顧名思義,參賽標準基本沒有,隊友配合基本考吼,大局意識基本是瞅,遇到高手咱就是狗。人數湊足六十個,比賽説走就走。通篇下來六個大字,大佬高抬貴手。感受到自由的氣息了嗎?這就是總監自掏腰包,牽頭的第一屆菜狗杯。整場比賽從頭到尾,從上到下,都散發着一股有組織、無紀律的粗獷魅力。

    2021-07-15 16:50:15
    0 太空棕熊
  • 半夜11點,按理來説,已經是該上牀睡覺的時間。但在當下,對大多數年輕人而言,晚上11點正是夜生活狂歡的高潮時段,年輕人旺盛的精力,足以讓他們將寂靜的午夜炒作起來。就如同昨晚11點,一場突發事故,讓國內整個互聯網陷入沸騰,成為彼時最快活的“夜場”。狂歡的主角是互聯網用户,被“邀請”的嘉賓則是B站。B站作為網友討論的常客,上個熱搜什麼的也不稀奇。但昨晚B站“登台”的方式卻有些不大一樣,甚至有些出人意料——“B站崩了”,成為昨晚11點後,互聯網討論最多的話題。 如果説,以往B站因為什麼其他事件上熱搜,大家還沒什麼實感。那這次的“B站崩了”,可以説每個B站用户,都是見證者。本來在B站刷視頻、看直播整得好好的,一瞬間網頁就“404 Not Found”了。這感覺,就好比《讓子彈飛》中師爺説的那段話——“吃着火鍋還唱着歌,

    2021-07-14 18:32:09
    0 店點